黄岛论坛 - 胶南信息港

搜索
查看: 52151|回复: 1

[余情杂感] 这汉子低头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2-16 22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随着时间的打磨,曾血气方刚的我褪去了颜色,失去了光泽。平庸的不能再普通。
腊月十七,我随二哥从天津回来已是下午四点,二哥说年前兄弟们聚聚,再聚就是明年了,我没有告诉二哥今天是我的生日。开饭前我来到了头晚约好的算命先生家问桃花。
先生说我2018最糟糕,并告知父亲明年一劫,无解。父亲是肾衰竭最严重的一种,已是第五个年头。先生问就那么急处对象?我答:想在父亲生前成家。离婚时起誓,五年后再婚。为的是闺女,如今她已六岁,我认为时机成熟。可如果父亲仓促,不问桃花也罢。辞别先生赴宴。宴会结束已是晚上九点多,我回农村老家吃了一碗母亲给我留的饺子,并单独如实告知母亲算命先生的话。母亲无言。我告诉母亲,我可以随时找个人凑合结婚,但我不想将就。父亲的日子本就是减法,不管先生的话真假,我们就把每一天当最后一天过,别让自己亏了心。多活一天便赚一天,多活一年我们也不会损失什么。
年三十,驱车回家路上与闺女视频不到一分钟。接通后她便嚷起来:我不喜欢爸爸,爸爸总是打妈妈,臭爸爸。我脸上的笑容没变,心里的那根倒刺却又动了。因家有客人,她妈敷衍了几句便挂断了。不知道是谁告诉她的那些话,此刻好像都没那么重要了。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,我这么普通,又改变不了什么。回家,该干嘛干嘛。
正月初一,隔一天去医院透析一次的父亲没有喊我起床,自己做车去山大透析。大胶南的公交车今年居然没有放假。逃不掉了,起床去拜年。那么平常,没有一点年味。又好像一切都没变,我还是那么聚气。那几个沉淀下来的发小唯一变的就是肚子越来越大。下午四点,父亲归家。他的状态越来越差,这个年我不再与他争的脸红脖子粗,也不再试图改变他什么了。面对面的柔声细语,也好久没有看到他腼腆的笑了。可我知道,越是这样,彼此独处时就越酸楚。晚饭后批阅朋友圈,以我对前任的了解,大年初一在这里可以看到闺女。默默保存了闺女的照片,传到了空间。一切随遇而安吧。
心底里哪个声音还在声嘶力竭的呐喊“这不是我”。我想,再过些日子,或者再发生些事情,它终归会哑的。
发表于 2018-2-17 13:4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们能做的是尽量别惹父母生气伤心,让她们以后的每一天都幸福快乐,觉得有个儿子是他们的骄傲,而对于感情,心里有谁,装着谁,就去努力争取,不留遗憾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用户注册   扫一扫,用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友情提示
1.请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,不发布违法违规信息,根据国家互联网服务管理规定,使用计算机网络上传信息及其后果由上传者本人负责。
2.请尊重网络道德,不污言秽语,不侵犯他人的权利和个人隐私。任何单位或个人发现内容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后,请反馈并提供有关证明,本网站将根据《胶南信息港胶南论坛帖文投诉处理办法》处理。
3.发帖内容系发帖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论坛立场。友情提醒:警惕各类中奖消息 谨防网络欺诈。
4.请遵守社区总规则和版规,不进行刷屏、恶意顶贴、恶意灌水等影响他人阅读的行为,广告请发布到分类信息。否则将被删帖且不再另行通知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