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岛论坛 - 胶南信息港

搜索
查看: 3688|回复: 0

[散文杂文] 谁的青春不留白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-5 16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阳光斑驳了影子
在天空中
我用手指描绘你的名字
海棠树下花落肩头
数不清缠绵的记忆
且不说忘川河畔
千百世为你独开的彼岸
亦不说奈何桥边
日夜空守你不变的容颜
恍惚、迷离~
流年在我指尖绕成红线
在云霞的彼端
折一只千纸鹤放在风中
放掉我的过去
还有那绿荫下白衣少年
-----前言
       总是喜欢把手伸向天空,去试图抓住一些摸不到的东西,在长满青草的山坡上,风静静的吹着,漫天的柳絮像冬天的白雪轻轻的飞舞着,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在红绿灯交织的街角,都忍住没有回头,我们都留不住那些时光,一起嬉戏看花落满天,一直都在寻找着,没有熟悉的身影,有些话始终是没有说出口,急速的列车穿过眼前,一转身,可是你已不在身旁,时光就这么安静的流淌着。
       "有时候,真的不希望彼此靠的太近,若有一天你不在我身边,我要怎么继续走下去。夏天的风吹过脸颊,我的指尖都带着春天留下的悲伤。我以为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福,可我错了,剩下的伤痛像根刺扎着我的心,我望着你望的方向,那应该是个很远的的地方,那个世界没有我,在这个热烈的季节,总有些人要离开。"
       最后一次毕业的同学聚会,她走的很晚。   
       "彤,怎么还没走?”
       看着他走向她的面前,手指不禁在背后握的更紧了。
       “我~想~等然、你一起走啊!”虽然已经是三年的朋友,可单独与他在一起还是会有点紧张。
       他看着她笑笑,“走吧”
       她在心里暗暗骂自己:‘林若彤!你真是个胆小鬼!‘
       杨浩然在开学的第一天都认识了林若彤,那天是新生入校的第一天,车站的相遇,一起走向相同的方向,竟然还被分在同一个班,他望着她挥挥手。她说:然见到同学总是会很阳光的笑,她喜欢他的笑样子。听到这杨浩然也只是跟她开玩笑的夸她几句。每次在一起的时候,就感觉时光很安静,她都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。总是话不多,却感觉这样心里好像有阳光一样,暖暖的。
       她跟在他后面,而他故意放慢了步子,等着她。她明白,却不想走在他的旁边,路上断断续续的谈着话,大部分时间还是沉默。
       一直她都不清楚他们两个在一起算什么,朋友当面开着他们的玩笑,他不解释,她心里明白,其实什么都不是,她只是不想弄清楚。最起码这样还可以走在他身边,毕竟他是她很在乎的人。
       快到公交车站了,她确实很难过,有那么一瞬间,她在想如果他的左手旁拉着的是她的右手,那结局会怎样呢?昏暗的路灯,脚步声清晰的响着,每一声都像是蹋着这三年斑驳的时光走来的,在深蓝的夜空下回荡回荡~穿过马路到对面坐车的时候,她还是伸出犹豫了半天的手,拉住他的衣角,他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她往前走,穿过人群,把她送到车上,车门迅速的关上,她站在靠窗的位置,跟他挥手告别,也许很久以后才能再见,也许就这样永远分开了吧。窗外的风景划过眼前,那个熟悉的地方都留在车窗后面,在同一个地方等车,上的却是不同的车,开往不同的方向。只是她还是不习惯没有他的世界。
       “谢谢你陪我走过这段路,把我送到我要到的地方。”她望着后车窗,看着他越来越远,笑了,那样的笑容她曾经在他脸上看到过很多次。带着不舍得伤感。
     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杨浩然开始习惯用手机写短信,望着手机屏幕暗下来,还是没把短信发出去,该给谁呢?他自己都不知道。来到这个繁华的城市,离家好远啊。这不正是他想要的?这里有他小时候的记忆,父母却带他搬到另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他不想离开的,他总希望能回来,可是他发现他已经不认识这个地方了。已经不再是那个时候了吧~这几年他一直在找一个人,他甚至不知道那个人现在长什么样子。他只记得他曾经走的时候,她送给自己满满的一瓶千纸鹤,那个许愿瓶依然留在自己的桌子上。可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,这是他心里唯一的能填满自己内心的东西吧!人太寂寞是因为没有可以留恋想念的东西。他有,可他却不知道那是什么。坐在租来的房间里的地板上,冰冷的没有一丝感觉,他开始学会了抽烟。习惯了一个人住,不想在学校的宿舍里面。
       不到一个月他就适应了大学的生活。依旧在班里对每个人都很客气,也很受同学的欢迎。他感觉少了点什么?可笑笑什么都又没了。他还是比较喜欢大学的生活的。最起码有充裕的时间,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       昨晚林若彤又梦见他了。那样真实的感觉,她说过好多遍要忘记他。她也以为真的就这样忘了,可为什么又闯入自己的梦境呢。她不愿意醒来,在梦里他在她身边。那个叫然的男孩,还是那样温柔的对她。她承认她是喜欢他的,也许就是那样卑微的爱,被她悄悄的藏在心里。其实她觉得然是知道的,只是不想伤害她而已。梦里她哭着抱着他,紧紧的,舍不得放开。他什么都没有说,他是心疼她的。在他面前,她真的好脆弱啊。眼睛总是不争气的流泪,她恨这样的自己。心真的好痛啊,压抑的哭泣着,在无尽的黑夜里。
       突然阳光大片大片的涌入眼帘,她被迫睁开眼,她用手挡着光线,依旧刺的眼难受。头还是昏昏沉沉的,她又闭上眼回想着那个梦。该难过还是该欣慰。她看着宿舍里就剩下她一个还在床上,其他人早出去了。今天是周末。”吱呀~"是肖琳推门进来了。这是她在大学唯一愿意倾吐心事的人了。刚来宿舍的第一天,见面就觉得亲近,总感觉她像自己认识某个人,所以她就认定这个朋友了。有什么事她总是会找她说。肖琳叫她起来去吃饭,可是她一点都不饿。她突然想到操场上逛逛,也许昨天出去逛的太累了,腿还是酸酸的。到了操场又坐那休息了。又是个无聊的周末,她也不知道干什么。脑子里还留着昨晚的梦。今天天气有点闷,夏天的天气总是这样变化无常。她突然想到高中的一年夏天,他送她去车站,下雨了两个人都没带伞,他把外套举到头顶两人飞快的冲到候车亭下。她看着他发梢滴着的雨滴,抿着嘴笑了。他丝毫不在意用手捋过头发,拧着湿透的衣服,这样的感觉真好。她希望车再晚到一会。她喜欢望着天空,那种博大能容下所有的东西,她的小小的悲伤,也会变得更加微不足道。
       “林若彤,忘了吧”她总对自己这样说。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啊、她又害怕自己真的忘了他怎么办?内心总是充满矛盾。她怕真的没有了他心变得空空的,那样该有多寂寞啊!她想要忘记啊,可又舍不得。头好痛啊,像现陷在很深的泥潭里,不断的挣扎。有时候她都在想,如果这样,那么就让自己万劫不复算了。这么久了,他从来没主动联系过她。他也许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,想到这她无奈的笑笑。
       十字路口,白色的斑马线在阳光下有点晃眼,杨浩然挎着书走过,一个长发的女孩从他身边走过。他有种直觉,他们都会回头的。路的那边他转过身,可是看到的却是急驰而过的车辆。他自嘲的笑笑走了。熟悉的感觉连他自己大都觉得那只是种幻觉。
       回到学校竟没想到,一次偶然再碰见那个女孩,他们望着彼此微笑着,有种莫名的东西把他们拉近。听那个女孩说她小时候在这个城市住过,他隐隐约约觉得她就是那个小女孩,但他始终不敢问。他觉得是那就是吧。这些天,他总是跑到她的学校找她,她叫莫小芊,也是大一的新生。他们却对过去都只字未提,那些想起都让人心疼的时光。自此以后他们就经常的联系。也许他们的感觉是相似的吧。他有点确定她就是那个许愿瓶的主人了。他忘了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,长什么样子,可那感觉却在心底藏了那么多年,如何也无法忘却。他没问她,他只是喜欢那种跟她在一起时的感觉,他不愿把那个美好的故事毁掉。
       有时候,感情真的很奇怪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也许就是那个转身的瞬间,他的心已经永远无法再继续漂泊。莫小芊,就这样轻易的走进他的世界。他的心再也不会那么空了。他坐在房间靠窗的地板上,望着窗外的天空,那只梦中的千纸鹤穿过云端飞进他的世界。这时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突然想起了,林若彤,那个曾经总走在自己后边的女孩。那段学校通往车站的路,究竟是谁陪谁走过的,谁填补了谁那段空白。他们也许都不清楚。他突然想给林若彤打个电话,听听她的声音。
       林若彤正在睡梦中,本来想直接把电话挂掉,可是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,她的心微微的颤了一下。接过电话,还是那样熟悉的声音,聊着各自的生活,聊着各自的未来,杨浩然犹豫了,还是没有把莫小芊的事告诉她。挂断电话之后,林若彤有点莫名的兴奋,原来他没有忘记她啊!已经好长时间没联系了,连她自己都觉得他已经慢慢淡出她的世界了。只是这一次,她意识到,杨浩然一直存在着,被她放在了心底的最深处,深得以至于她自己都快找不到了。
       也许在许多人心底都藏着这样一个人,你喜欢了很久很久,却始终没有告诉他,在你眼里他那么的优秀,近乎完美。也许你跟他有过交集,但你只想望着他,在心里默念着他的名字,幻想着再次遇见的各种场景。然而那段时光里,那种感情就像夏日的阳光那样的强烈,却又纯白的干净的像张白纸。林若彤忘不了那三年的时光,有什么东西在心底埋下种子之后,悄悄地长大。可现在大家生活在各地,有些人就永远的消失出在你的视线。在陌生的环境,认识一群陌生的人,某个时候,会突然怀念起从前的那些人,那些事。心就像被抽空一样,深夜里听着那些歌谣,熟悉的旋律在脑海不停的回响。又怎么能安然入睡呢?害怕这种感觉像冰冷的潮水一样将自己包围,她开始试图忘记过去,那些让自己留恋,却又无法重来一次的东西。
       突然有一天,肖琳对林若彤说起,她曾经多么多么喜欢一个男孩,到现在还无法忘记。林若彤的心猛地抽动了一下,然后轻轻的微笑着说自己曾经生命中也出现过那样一个人,到现在她仍是喜欢他,她只是不想再等了,也不想再去想他了。那些美好的感情只留在了过去,时间不会停留,错过就错过了吧!所有人都在沿着生命的轨迹走向那不可预知的为未来,那些朦胧的岁月已背道而驰,渐行渐远了。
       听说杨浩然有女朋友是在一次班级聚会上,那天她喝了好多的酒,可是脑子却变得越来越清醒,她的心中的某些东西,真的就像个玻璃杯掉在地上,她清楚地听到“哐当”的一声,有什么碎了。第二天醒来,头还是隐隐作痛,突然想起昨晚的事,她后悔死了,觉得自己真是太丢人了。听肖琳说昨晚她哭得不成样子,也不说为什么。她想一切都过去了吧。突然觉得很轻松又猛地一下倒在床上,蒙头大睡。
       依旧是那间教室,气温不断地往上爬,炎热的温度让人感觉像是蔫了的花一样,最难熬的一个月,高考的脚步越来越近,所有人都在等着最后的宣判。高三的整栋楼都在莫名的躁动着,教室热的像个锅炉,疯狂的种子在心底慢慢的萌芽。可是突然一瞬间所有的人,还有那些落得像山一样的书全都不见了,空荡荡的教室,书桌散乱的摆放着,还有落在地上的被涂得满满的卷子随风打着旋。她高三最好的朋友,莫小芊站在走廊里喊着她的名字。她笑着跑去,一起消失在教室外的转角。
       听杨浩然说他一个人在学校外面住,莫小芊强烈要求去看他的房间,杨浩然无奈的笑笑只好带着她去。他第一次带其他人来自己的房间,他原本是不希望有人知道这,在这里他有种莫名的安全感。他把莫小芊留在房间去打水。莫小芊好奇的在他房间里逛来逛去,她都奇怪一个男生把自己房间收拾的这么整洁。突然她看到桌子上的许愿瓶,好幼稚的样式啊,分明就是小孩玩的东西吗。她忍不住好奇的打开瓶子,拿出一个小小的千纸鹤。她突然怔住了,千纸鹤的翅膀上画了一个很特别的小太阳,如此熟悉的图案。所有的事好像都有了答案,她悄悄地下楼离开了,不该是她的,这本就是她走错的世界。
       杨浩然回来后,莫小芊已经不在了。他看到许愿瓶下的纸条,赫然的写着“我不属于你的世界,再见!”他的木木地站在那,一切安静的听得到时针嘀嗒嘀嗒走着的声音。有一种世界坍塌了的感觉,他不知道这样的感觉竟会这样的强烈。他猛地转身冲下楼去,他想告诉莫小芊,那个许愿瓶的故事,他想让她知道,她就是他生命中要找的那个人。可是哪里都寻不见她,她就这样不负责任地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,又生生的剥离出来。真的就这样离开了吗?他冷笑。把那个装满千纸鹤的许愿瓶重重的摔在地上,那些小小的千纸鹤散落一地,在那些碎了的玻璃片中,阳光反射的刺眼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感觉那些千纸鹤仿佛想要活过来飞走的似的。他默默地收拾好一切回学校了了。他要找到她,不管多久。
       有些时候或许他自己都分不清,他爱的是莫小芊,还是那种在一起的感觉。
       那个高三,林若彤与莫小芊分在了一个班。高中最难熬的一年,她们彼此相伴。在莫小芊生日那天,林若彤送给她一个许愿瓶,装满了千纸鹤,她打开看过,每一只翅膀上都画着一个奇怪的小太阳,林若彤自豪的告诉她这可是她小时候的发明呀,每个对自己重要的人都像是个小太阳在生命中给自己温暖与阳光。
       她给林若彤打电话,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不停的哭。林若彤了解她,只是陪着她一起哭。她一直知道林若彤心中有个很重要的人,但始终不知道那个人是谁。认识杨浩然后,她本打算跟林若彤说这个消息的,可是林若彤告诉她自己等的人,永远不会再回来了。她便不再提起这事,陪她一起难过,闺蜜间的爱就是这么纯粹,即使什么话都没有。
       不知不觉时间却已晃过一年了,那些远行的记忆,越来越模糊。现在谁又爱上了谁,谁知道呢。
       他们都清楚一件事,过去的过去,谁也回不去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用户注册   扫一扫,用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友情提示
1.请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,不发布违法违规信息,根据国家互联网服务管理规定,使用计算机网络上传信息及其后果由上传者本人负责。
2.请尊重网络道德,不污言秽语,不侵犯他人的权利和个人隐私。任何单位或个人发现内容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后,请反馈并提供有关证明,本网站将根据《胶南信息港胶南论坛帖文投诉处理办法》处理。
3.发帖内容系发帖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论坛立场。友情提醒:警惕各类中奖消息 谨防网络欺诈。
4.请遵守社区总规则和版规,不进行刷屏、恶意顶贴、恶意灌水等影响他人阅读的行为,广告请发布到分类信息。否则将被删帖且不再另行通知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