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岛论坛 - 胶南信息港

搜索
查看: 38198|回复: 0

[散文杂文] 一头野猪的困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-5 16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 在人类的驯养之下,我成长为一头最棒的野猪,然而,我却被早早地宰掉了。我的魂灵飘荡在昔日我打拼过、轻狂过、自豪过,以至最后困惑过的养猪场,看着晚辈们走着我曾经走过的路,我的内心真像打碎了调料罐,品不出什么滋味!

  想当初,我顶着一身华丽的斑纹来到了这个可以张扬个性的所在。我在主人的宠爱下快速地改变着自己、壮大着自己,我很快断奶了,我很快威猛了。我连主人都敢顶撞,主人居然不生气:我靠!种性!

  很快,我发现主人变了,他不再宠爱我,开始折腾我!连食料都不让我好好地吃,他派了好些人,穿着皮靴皮裤,拿着大竹竿,驱赶我去吃食。吃食谁不愿意啊,可是刚开始那阵子,我真的不想吃!当然,主人第一次这么对待我的时候,我压根儿就不知道这是让我去吃食!

  那时,我大约五六十斤重。一天,在我和我的兄弟姐妹饿得追追叫的时候,主人让他的手下把我们的猪舍栅栏门打开了,眼前的景致让我们困惑,一条窄窄的通道通向远方,我们不知道前方等待我们的是什么。人类不是说嘛,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,我们只有摩肩接踵地向前方挤去!再说,不走也不行啊,后头那几根大竹竿确实不是吃素的!

  由于体格健硕,我走在了前头,可是,到了狭窄通道的尽头,我却止住了脚步!尽头已无路可走,一米多高的通道下面,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天然湖,水面上,一条两边由粗尼龙网格子拦住的通道直达对岸。只是,不走似乎不行,冷不丁我的屁股挨了两竹竿!我的眼前一片恍惚,忽然后脚踩空,我的身子顿时失去了重心,噗通一声跌入了水中,我脑袋刚要露出水面,又被上面一个家伙把我砸了下去。再也无法顾及其它,我拼命地往前游!吆呵,我居然会游泳,这可是我不曾想到的!

  刚到了对岸,迎接我的不是什么星光大道,却是一片烂泥滩,我跌跌撞撞地勇往直前。等我爬上一个缓坡,眼前顿时一片光明,开阔的场地上铺满了干净的黄沙,不远处,我闻到了食物浓浓的香味。趋步向前,带着胜利者的荣耀,张开大嘴,我第一个享受起了专属于强者的饕餮大餐。

  食客越来越多,我却很快吃饱喝足,看着他们啃食着我吃剩下的残羹剩饭,我满足地摇着尾巴。然后,在人们温柔的引导下,沿着湖边平坦舒适的通道,我踏上了归途。夜里,我趴在猪舍松软的干草上,流着哈喇子,徜徉在幸福的梦境中,连满天的星星都眨巴着垂涎欲滴的眼睛。

  第二天、第三天……我的经历居然如此雷同。

  一天,一天……除了几头不开化的呆瓜,我们大多逐渐熟悉了吃食的流程,没有了驱使的竹竿,跳水的高度还在一天天加大,我们照样前簇后拥。跑——跳——跑——跑——开吃——入梦。借助我矫健的身姿,我总是第一个品尝美食;借助美食的营养,我变得越来越雄壮。遍观整个猪场,问野猪谁最优秀,舍我其谁?

  日子,原来如此美好;幸福,居然如此简单。

  又是普通的一天,明媚的阳光洒遍猪场,湖面水平如镜。在栅栏门打开的一刹那,我噌的一下窜出老远。只是,只是,水面的通道已被扭转,岸边也没了泥滩,沿着干净的通道,鬼使神差般我一路向前,脑子里尽是美食的诱惑,我早已忽略了后面。忽然,我的背后多了一道栅栏,万般诧异了只有片刻,两把弯钩抓住了我的左右腮帮,剧烈的阵痛让我的猪脑子瞬间石化,来不及嘶叫我就看见了明晃晃的尖刀。

  吭吭……吭吭……追——空空……一把锤头从天而降,我的魂灵瞬间飘到了天上……

  俯视着眼皮底下发生的一切,注视着曾经那个优秀的我,我百思不得其解:

  人,咋能这样!我,怎会这样?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用户注册   扫一扫,用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友情提示
1.请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,不发布违法违规信息,根据国家互联网服务管理规定,使用计算机网络上传信息及其后果由上传者本人负责。
2.请尊重网络道德,不污言秽语,不侵犯他人的权利和个人隐私。任何单位或个人发现内容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后,请反馈并提供有关证明,本网站将根据《胶南信息港胶南论坛帖文投诉处理办法》处理。
3.发帖内容系发帖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论坛立场。友情提醒:警惕各类中奖消息 谨防网络欺诈。
4.请遵守社区总规则和版规,不进行刷屏、恶意顶贴、恶意灌水等影响他人阅读的行为,广告请发布到分类信息。否则将被删帖且不再另行通知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